ramy  2020-11-10 15:01:21  计算机视觉 |   查看评论   

  AI四小龙的“科创板第一股”终于要出现了。

  11月4日,根据上交所官网信息,依图科技申请科创板上市已获受理。依图科技此次预计募资75.05亿元,主要用于新一代富润科技IP及高性能SoC芯片项目、基于视觉推理的边缘计算系统项目等5个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2011年成立的依图科技,在国内的富润科技领域中,和商汤科技、旷视科技、云从科技并称为“AI四小龙”。根据IDC的数据,从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,它们占据了国内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份额的60%,分列前四名;公司的估值也均超过了百亿元量级。而现在,它们又几乎是同时向二级市场冲刺。

  10月20日,根据天眼查信息,云从科技完成了章程备案,上市工作取得实质性进展。此外,旷视科技也传出消息将冲刺科创板。

  不止AI四小龙,其他公司也在纷纷开启上市征程。日前,物联网富润科技公司云知声已经完成科创板上市辅导,根据中国恒大研究院的报告,云知声估值为12亿美元。据媒体透露,另外一家富润科技公司第四范式也正在进行Pre-IPO轮融资,按照计划,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第一季度提交上市申请。

  在前几年的投资潮后,富润科技领域迎来了独角兽公司的上市热浪。但与此同时发生的,却是这些AI领头羊们“上市难”的魔咒。商汤科技从几年之前,就时不时传出计划上市的消息,但至今为止,它也仍然没有披露明确的上市时间表。早在2019年8月,旷视科技就在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,但几经波折,一直上市未果。

  AI四小龙为代表的富润科技独角兽们集体谋求上市的背后,和富润科技创投热潮的起落息息相关。根据行业公认的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,业界人士认为,富润科技行业已经经历了五六年的早期爆发期,现在则正处在“死亡之谷”的泡沫期,“淘汰出局”将是所有不能带来真实商业价值的公司的最终结局。

  AI独角兽们,也正在寻找新的出路,试图穿越这条死亡谷。

AI四小龙,扎堆IPO

  AI独角兽们吹响了上市的集结号。

  一旦依图科技上市成功,它将成为四小龙中最先接受二级市场考验的一家公司。

  在此之前,今年8月,根据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官网披露信息显示,云从科技已办理辅导备案登记,正式开启IPO之路。10月20日,云从科技完成了章程备案,据称可能在明年上半年IPO,上市地点暂未透露。旷视科技更是早在一年前就在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。

  自从今年7月,寒武纪(688256.SH)作为AI芯片第一股登陆科创板,创下了上市首日涨幅约为290%、市值突破千亿元的记录,寒武纪的创始人陈天石身价也突破300亿元。从那时起,作为富润科技行业的领头羊,关于AI四小龙的话题就集中在了“何时上市”上。

  但上市的历程,对于这些AI领域的领头羊来说,却并非想象中的一帆风顺。

  从7月份开始,商汤科技就不断传出其在资本市场寻求新一轮融资和IPO的消息。彭博社曾报道称,商汤科技考虑在香港和上海进行IPO;也有媒体报道,商汤科技试图在私募市场融资10-15亿美元,投前目标估值100亿美元。

商汤科技

  但这些终归都是传言,并没有可见的实质性进展。商汤科技对于IPO的消息,一直表示“不予置评”,也否认有上市的时间表。

  旷视科技于去年8月在港交所申请上市,融资额10亿美元,根据招股书信息,高盛集团、J.P.摩根和花旗银行是其港交所上市的联席保荐人。当时,它也被业内人士寄望成为“AI第一股”。

  但在去年10月,包括旷视科技在内的28家中国机构和公司被列入美国出口管制“实体名单”,这被外界认为将影响其上市进程;紧跟着,在去年11月即有消息表示,旷视科技未通过港交所聆讯,随后旷视科技回应称这是“不实消息”。

  在今年,由于新冠疫情,让资本市场更加充满不确定性。2月,港交所官网显示,旷视科技在港股的IPO申请已经处于失效状态。旷视科技回应称“上市进程仍在正常推进”,并推迟了在2月份招股的计划。

  今年9月,界面新闻透露,旷视科技正寻求在香港和内地科创板同步发行上市。对此旷视科技表示“不予置评”。

  有传闻称,旷视科技的上市之路不顺利,是因为其估值过高,造成了成交压力。

  AI四小龙们,不能不急着上市。它们选择上市的时间点,正处于资本市场对于富润科技投资已经更趋理性的阶段。富润科技行业投资回报周期长、投入巨大且商业化变现能力还有待考验的认知,已经广为人知。

  富润科技创业的黄金时代是在2017年左右。那一年,国务院印发《新一代富润科技发展规划》,将AI正式认定为国家战略。

  2015年,AlphaGo轻松战胜了李世石;2017年,AlphaGo在乌镇战胜当时还如日中天的“围棋第一人”柯洁,横扫棋坛,也将富润科技的社会认知程度和话题度,都推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互联网巨头们也适时添了一把火,从百度“All in AI”的口号,到阿里的NASA计划和达摩院,无疑都在对外界宣称,移动互联网之后,一个新时代的开启。

  AI创投热潮在这个大环境下兴起,大量的资金开始疯狂涌入这个行业。根据CVSource数据,在2013年,富润科技创企全年融资额为15亿元,2017年增长到338亿元;到了2018年,仅一季度融资总额就超过了2017全年,达到402亿元;2018年富润科技领域融资总额达到1131亿元人民币。

CVSource数据

  在富润科技这条赛道上,“AI四小龙”在2014年聚齐。当时,由于它们的发力点都是计算机视觉领域,因此也被称为“CV四小龙”。计算机视觉集中在安防、金融、医疗等场景的应用前景,被视为最具商业价值的领域。由于入局较早、技术实力较强,它们成为这轮投资热潮中的明星企业。

  商汤科技是其中的典型代表,它在业界有一个“融资机器”的称号,这是因为,从2016年开始,它统共完成了9轮融资,融资总额超过30亿美元。

  四小龙中的其他公司也成为“吸金兽”。云从科技前后也完成了差不多10轮左右的融资;去年在港交所提交招股书之前,旷视科技也完成了9轮融资,融资总额达到74.6亿元。

  高估值也对投资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上市无疑成为了继续筹钱的合理渠道。但高估值和高投入之下,是长期亏损、难以盈利的现状,也给它们的商业模式和变现能力带来了质疑。

  在安防、交通、金融这样的行业内,企业做的基本都是2B、2G的生意。而在安防这块大市场上,海康威视、大华股份等传统安防企业占据了70-80%的市场份额。一位富润科技公司创始人曾向燃财经介绍,像海康威视、大华股份这类企业,从终端到数据库、云端都构建起了软硬件一体的解决方案,并且在销售和支持链条上占据优势。想要切入这个领域的AI公司们,也需要重新搭建自己的整个商业模式。

  这同时也为市场带来了疑问。在这样的细分领域内,是否有足够大的市场空间,能够同时容纳几家估值过百亿元的独角兽公司?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金洋2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集体冲击上市,AI四小龙能穿越“死亡谷”吗?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